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1789章 一团乱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根据情报显示,奴良组目前没有任何再度出动的迹象。”

    众人看了一眼已经透过窗户渗透进来的阳光,便可以判断出第三条信息的后半段可信了。如果奴良组真的酝酿什么阴谋的话,一定会在夜晚时就发动,白天时妖怪的实力可是会被压抑到很低的地步的。由此可见,奴良组这件事情,应该算是结束了。

    然而这不代表着会议可以结束,实际上现在会议的重点已经不再是奴良组了,而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白井月。虽然说白井月的到来帮助他们消弭了一场祸患,但是白井月的存在本身疑点太多了,多到了他们想无视都不行的地步。

    而其中最大的疑点就是,这个人真的是人类吗?

    “这么长时间,人类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反正我不相信他是人类。”

    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白井月那过分年轻的容貌一般情况下只意味着两种可能,一种就是白井月并非人类,而另一种便是白井月拥有远超过普通人应有的寿命,长生,甚至是永生!

    不知多少人渴望自己获得永生,但是当这个可能出现在别人身上时,他们却会下意识地去否定它,因为在他们的常识里,人类是不可能获得永生的,永生是一种渴望,也只能是一种渴望!

    不过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持反对意见,天海大善就是其中之一:“他有什么骗我们的必要吗?难道人类的身份可以给他带来更多的帮助?”

    作为经常和用咒术犯罪的人打交道的咒搜官,天海大善很清楚,在现在这种疑点缠身的情况下,人类的身份一点帮助都没有。确实,人类的身份相对于妖怪来说更容易获得他们的信任,可是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获得他们的信任,他只是将一堆信息扔了过来,然后就在那里看着他们为这些可真可假的信息慌乱。

    有人也和天海大善持有一样的观点,他站起来向所有人问道:“如果不是人类,那么他为什么要帮我们呢?”

    结果这个问题遭到了很多人的反驳:“也有可能是为了帮助妖怪一方啊,刚刚前辈不是说了吗?妖怪也不想打。更何况,他一个人类怎么可能在妖怪中有那么大的权威?”

    就连天海大善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不管他们如果为白井月辩解都绕不开一个问题,白井月究竟是如何说服奴良组撤退的?谁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奴良组会相信一个人类带来的消息。

    天海大善几人的沉默被其他人视为了对白井月非人身份的肯定,他们紧接着便开始讨论白井月的具体种族:“是不是式神?有些式神如果保养好的话,可以持续用很多年。”

    “应该不是。我们阴阳厅有很多结界,他在穿过这些结界时没有发生任何灵滞现象。”

    灵滞现象,指的是式神实体化后产生摇晃、外观模糊的现象,主要是在受到外部攻击,或者灵体不安定的时候发生。白井月经过这么多的结界都没有产生灵滞现象,足以让他们将式神这个选项排除。

    “那是妖怪?”

    “也不对啊,我们的警报也没响。”

    这里是阴阳厅,是集全国阴阳术精华于一处的阴阳师的总部,他们坚信没有任何妖怪能够瞒过遍布阴阳厅的结界。

    关于白井月的身份,众人谈论了好几种可能,可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被他们自己否决。直到有一个人提出了一个观点:“他是不是来自半妖之里的半妖?”

    众人俱是沉默了片刻,而后都不由得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因为和半妖之里的合作,让阴阳厅关闭了不少灵敏度很高的结界,如果白井月是半妖之里的半妖,那他通过那么多结界都没有引起警报的原因也就可以理解了,毕竟半妖的妖力根本不足以引起警报。而以半妖之里和奴良组的关系,白井月如此轻易说服奴良组也就可以解释了。甚至于白井月的自称也能得到解答——有不少半妖都是以人类自居的。

    自认为猜到了白井月的身份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虽然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但是最大的疑问已经得到了解决,接下来就是一些细节问题了。像是失踪的奴良鲤伴现在的位置啊或者是白井月突然出现在那片山吹林中的方法啊这一类的细节。

    唯有天海大善对众人的推论感到不对劲。

    按照众人的说法,白井月是那种妖力不高、专门跑腿办事的弱小半妖。可是之前白井月和他见面时展现出来的力量怎么看也不像是弱小啊!那奇特的移动方式暂且不论,他的诅咒可是直接被无视掉的!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天海大善很在意。之前白井月曾经说他很忙,可是白井月现在待在阴阳厅的会客室里一点动弹的想法都没有,白井月···真的是被他带回来的吗?

    仓桥源司的呼喊打断了天海大善的思考,他抬头看向首座,等待着这位阴阳厅掌权者的命令。

    “天海部长,既然他是半妖之里的使者,那么就在招待一番后送走吧。毕竟现在人类和半妖之里还是盟友关系。”

    天海大善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这种事关阴阳厅安危的大事,他也不敢乱做决定。

    “你说,他免疫了你的咒术?”

    这下所有人都严肃了起来。天海大善年纪虽然大了,能够控制的灵力量也不如以往那么多了,但是他依旧是十二神将之一,是整个阴阳厅对人咒术最强的人,能够免疫天海大善咒术的人,怎么说也无法归类到弱小这一类别。

    之前关于白井月的推论可以说全部被推翻了,所有人都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后却又闭口不言。

    这也没办法,他们实在是找不出可以前后自洽的说法。半妖是他们找到的最合理的解释,可是这个解释现在也站不住脚了。

    “不如我们直接去问问吧?”

    天海大善合拢纸扇,提出了一个建议。

    “他既然愿意跟我回来,就说明他一定程度上是愿意配合我们的,那么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去谈一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