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601章 断魂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妖岁警钟,散发一种象征大凶大恶“玄黄”雾气,沉沉浮浮悬在巍峨城门上,入地狱里的死亡鬼钟,每时每刻,都带给人一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徒行一步步走过,压力骤降,觉得自己的魂魄遭受一幕可怕的重击一般,寸寸欲裂。

    好在没发生什么不详事。

    简陋的城里,有不少已经废弃多年的鬼屋。

    沾染灰烬的阴宅,在呼号的风里簇立,萧条而又死寂,路过几栋阴宅时,半掩半开的楼宇内,发出一些“骨碌碌”的诡异声,好像有一些骷髅骨在里边滚动。

    四十多岁中年男子模样的蠡夜吞,扫视八方景象,然后告诫的语气说道,“黑无常……以后在这里住下……没事的时候……也尽量不要涉足那些离奇古怪的区域……尤其是……最为高大破败的建筑……内部的东西不好惹!”

    说话时,蠡夜吞看向那些一栋栋阴森屋子,也露出及其厌恶的表情。

    我仍好奇问道,“里边封有恶物?”

    蠡夜吞道,“反正有可怕的恶鬼阴灵游荡……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它们还会走出街道上……那时候……更要退避三舍……否则命不复存……”蠡夜吞的话,在我听来只不过是悚然骇闻罢了。

    即便真是嗜血的生物,躲在那不见天日的阴宅鬼屋里,估计掀不起什么风浪!

    “呜呜……”

    “咔咔……”

    ……

    我们两个经过移动最高达的废弃阴宅门口时,当中声响越来越大,凄厉而又尖锐,就好像有恶鬼亡灵在里边哭泣、磨牙的怪异景象。

    我和蠡夜吞都默不作声。

    并且快速离开此地,感觉告诉我,在黑幽乌光的鬼屋里“磨牙”的那位,蕴藏着无法想象的滔天恶念,看不见,也能知道那是一头青面獠牙,目露孤僻戾芒的生物,而且也拥有能杀死我们的森然力量,最好,敬而远之,在这种鬼地方,别发生什么不不要的恶斗。

    “呼呼!”

    “咚咚!”

    又快速穿梭了数百米,还没有走出这一片“恶鬼屋”!

    听到不详的音符波动后,抬头,斜向一看,夜色如墨的屋檐上,突然多了两道影子,两个披头散发的古代女人,看着是“女人”,其实本体是某一种变异生物。

    她们体内,有汹涌澎湃的怨念在流动,面朝我们底下望来,空荡荡的瞳孔,涣散无光,加上没有一点表情,站在幽暗高处的两个女人,此时显得极其怪异。

    我低语惊道,“她们是?”

    感觉告诉我,这是两个半步狱帅级的强大生物。

    蠡夜吞回道,“灾女仙……祸女仙……两个战力极其强悍的生命体……是判神殛的属下……黑无常……对于你而言……即便有事也不能招惹她们……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光线、距离的缘故,看不清她们的本体。

    灾女仙?

    祸女仙?

    第一次在死物世界里,有生物取一个“仙”字做名称,虽然耳目一新,但是带给人那种可怕的无形压迫却更强烈了,对峙几眼,整个人遍体发寒,手脚居然忍不住颤抖,我说道,“她们在巡视这座断魂城池?”

    “不是!”

    蠡夜吞声音也压低了,说道,“听说……每隔一段时间……她们在无聊之后……出来透气时……会找一些目标杀戮……以此满足私欲。”

    杀生夺命取乐。

    还有这么变态的生物!

    我感慨道,“看来这座断魂城池,还真是有许多禁忌规则啊?”

    有时候,一着不慎,就可能让自己陷入死地。

    蠡夜吞却是道,“看到灾、祸女仙……差不多……也到我们这趟的目的地了!”

    蠡夜吞的话,一直让我捉摸不透。

    明明有一个狱帅级强者坐镇,非要让我入局,做一个“护卫”的角色。

    有些多此一举的意味。

    最深处,有一片不算很高大的建筑群。

    那里风云搅动,漫天血红雾气随之盘旋萦绕,估计那时判神殛沉睡的妖岁行宫。

    差不多到了,也还走了十多分钟。

    “一座枯墓?”

    “天啊!”

    “简直堪比一座山岳般的坟墓!”

    “蠡夜吞,我这一趟的任务,不会是来守护这座墓的吧?”

    “岂不是要让我当一个守陵人?”

    ……

    在我们前方,近乎十丈高的一座枯黄大墓,坟头上,大片的红烟血气翻滚,墓泥却是一种妖艳的血红色泽,四周,也布置着许多封印咒器,比如魂碑、鬼链、阴幡……

    许久后,蠡夜吞才说道,“黑无常……你这一趟要守护的东西……正是它!”

    我道,“这里埋的生物是谁?”

    蠡夜吞道,“没有生物。”

    我一愣,道,“坟不埋物?”

    蠡夜吞道,“这里边是一宗器物……据说……在最悠远漫长的年代前……怪贩妖市岛屿还未露出海平面时……就已存在的东西……”

    我道,“蠡夜吞,你不是号称第一批崛起的生命体吗?”

    蠡夜吞回道,“我崛起有灵智时……已经过去很多载岁月……”

    我道,“那宗埋在地底下的器物,究竟是什么?”

    蠡夜吞道,“不清楚……黑无常……你看到枯黄坟墓外围的东西……其实不是封印……而是一种种引导邪阵……目的……是为了让器物更快出世!”

    这种充斥无上变数的东西,一旦出世,肯定会改变怪贩妖市未来的格局。

    当然,也会引得八方云动。

    想要抢夺的生物,定然不计其数。

    即便有断魂城池、断魂岭、千喉食道、恶鬼竹林等一处处区域隔绝气息,但是大器物出世,除了气息无法彻底遮掩,气机也无法欺瞒。

    只要有一定的“先知问卦”手段。

    通过一些特殊的法事,不难推算出这宗大器物出世的时间。

    又说了一下,蠡夜吞往外走去,并且道,“断魂城池……分为东西南北四区……这里几乎是西区尽头……你暂住在北区……稍后……会有热情的邻居招待你……”

    我道,“热情的邻居?”

    蠡夜吞一脸告诫的表情,道,“在这里……不要随意走动……以免发生惨烈恶斗受伤……巅峰战力……要用在抵御外界入侵的点上!”

    走完北区。

    这边相对来说比较热闹了,宽阔的阴石街道上,偶尔可见一些生命体在游荡。

    都不是善茬。

    与我一样,都是被招募而来断魂城池,守护那座枯黄大墓的。

    迎面碰上,没有善意的问候,皆是如闷雷般的恶狠咆哮,就差刀兵相向了,一个个桀骜不驯、野性难驯的丛林野兽,不可教化。

    见惯不惯的蠡夜吞,即便面对挑衅,也是一副不急不躁的平静表情。

    “黑无常……”

    出乎意料,毒皇帝居然也在这里,咬牙切齿发出冰冷声音时,毒皇帝的脸色显得异常愤怒,对我一副杀父仇人的恶狠表情,“你也终于进来了!”

    我没有说话,蠡夜吞已经解释道,“毒皇帝……与你的博弈中……让怪贩妖市损失几位强者……上边震怒……故而它受到了惩罚……被流放到这里!”

    原来如此!

    望着前边浑身毒气萦绕的毒皇帝,我不屑道,“毒皇帝,少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惹急了,我让你顷刻间飞灰湮灭,这里,可没有谁会护佑你!”

    毒术一流,战力很弱,其实也就一个“鸡肋”生物。

    无需惧怕什么!

    哼!

    面带狠厉表情的毒皇帝冷哼一声,不再多说,紧接着绕路走了。

    一脸不甘心的家伙,肯定还会来纠缠。

    蠡夜吞来回扫视一眼,说道,“黑无常……杀它可以……但是要讲究手段……最起码不能光明正大杀生……那样的话……会被上边大人物捉住把柄!”

    我道,“蠡夜吞,你不护着它的命?”

    蠡夜吞简单道,“我与它没什么交集!”

    不多时,我们来到一座看着古朴简单的府邸,没有匾额,外边也没有生物守卫。

    大门正开。

    光线忽暗忽明的府邸内,传出一些嘈杂的声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