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战国赵为王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原来寡人的赵国骑兵已经这么强了(第二更)

第四百七十六章 原来寡人的赵国骑兵已经这么强了(第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羊王想的一点都没有错,来的正是赵丹以及赵国的七千骑兵。

    又过了片刻,七千名赵国骑兵来到大约三四里外的地方,开始停了下来。

    赵丹就位于这支赵国骑兵的正中央。

    一名斥候飞奔而至,高声禀告:“大王,将军,前方发现两支匈奴人正在对峙,很有可能便是目标!”

    赵丹问道:“可曾侦查到敌军骑兵数量?”

    “两支匈奴大约各有五千人,加起来应该接近一万人左右!”

    赵丹看了一眼身边的李牧,只见李牧开口道:“大王,看来那贤掸的话应该不假。”

    赵丹微微点头,对着李牧笑道:“寡人今日前来只是为了看一看我赵国骑兵风姿,将军只管下令便是,寡人概不干涉。”

    赵丹还是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自己连战场都是第一次上,更别提指挥打仗这种事情了。

    再说了,寡人养了这么多将军,不就是为了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的吗?要是什么事都让寡人干了,还要这些将军来干嘛。

    李牧一听赵丹这句话也松了一口气,作为将领,最怕的就是指挥作战的时候有外行人指手画脚,尤其是像赵丹这种李牧根本无法拒绝的人。

    李牧也不迟疑,立刻就开始发下了命令:“派两支千骑左右包抄,中军开始压上!”

    李牧这一声令下,整个赵国骑兵阵型立刻缓缓的行动了起来,两支千骑率先脱离了中军阵,犹如两条长龙般朝着面前的匈奴人左右包抄而去。

    赵丹唤来了贤掸,对着贤掸问道:“哪一支是汝的部族?”

    贤掸不假思索的伸手一指:“大王请看,有老弱妇孺的这支便是我们白羊部落,我父王应该也在里面。”

    随后贤掸又一指另外一边:“就是这些该死的浑邪人,将我们部落追杀了上千里!”

    贤掸的话语之中满是愤恨。

    赵丹笑了一笑,道:“汝父王应该不会认不得寡人的大旗吧。”

    “不可能!整个草原上的人都知道见到红旗要赶紧逃……咳咳,要让开已表示敬畏!”

    赵丹看着一脸心虚的贤掸,似笑非笑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么汝父王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派人前来呢?”

    贤掸正不知道如何作答的时候,突然李牧伸手一指:“大王请看,那应当是白羊部落的信使!”

    贤掸转头一看,喜上眉梢:“没错,那是我父亲的心腹大将乌洛!”

    片刻之后,乌洛来到了赵丹的面前。

    “见过赵国大王!”

    赵丹看着面前这个乌洛,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对于匈奴人来说颇为少见,脸上有着一道伤口划过脸颊,更显得凶猛,或者说是凶恶。

    赵丹微微点头,对着乌洛说道:“白羊王情况如何?”

    乌洛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家大王情况很好,刚刚把一只羊的血给喝完了。”

    赵丹忍不住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么就回去告诉你家大王,让他准备配合寡人的军队作战吧。”

    乌洛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道:“赵国大王,我们部落现在能战斗的已经不过只有一千个人了。”

    赵丹看向了身边的李牧。

    李牧点头道:“大王,他们妇孺很多,应该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那李牧将军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可以让他们先撤出战场,在一旁观战。”

    “那就这么办吧。”

    ……

    片刻之后,白羊部落开始撤出战场。

    赵军侧翼骑兵放出了一条道路,让这些白羊部落的残兵败将们安然通过。

    也就是在白羊部落撤退的同时,浑邪部落的骑兵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开始缓缓后退。

    到了这个地步,任谁也知道赵国人和白羊部落是一伙的了,鉴于赵国骑兵在大草原上的赫赫威名,撤退显然是最佳的选择。

    李牧不再犹豫,果断下令:“全军出击!”

    下一刻,夺目的大红旗在空中不停挥舞,朝着所有的赵国骑兵下达出击的命令。

    所有的赵国骑兵们争先恐后,朝着面前的浑邪骑兵发动了进攻。

    蹄声如雷,烟尘滚滚,三路赵国骑兵犹如三天长龙,带着无数烟尘和震天的喊杀声朝着混邪骑兵而去。

    浑邪骑兵还没有来得及转换成撤退阵型,一时间有些慌乱。

    毕竟他们也没有想到赵国骑兵会突然出现,更没有想到赵国骑兵竟然会选择出手救下已经穷途末路的白羊王。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么当然可以拨马就走,但是几千骑兵想要变换阵型逃跑,就不是一下子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转瞬间,双方的距离就已经接近到了一箭之地。

    赵括一马当先冲在最前,作为主将的李牧必须要随侍在大王身边,但是身为副将的赵括却没有这么多顾忌,能够率军冲锋。

    赵括心中非常清楚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一个能够在大王面前展现自己勇武的绝佳良机。

    赵国这么多将军,又有哪个能够拥有这样的机会?

    眼见距离已至,赵括无暇细想,直接就从身后拿出了自己的弓箭,搭弓上弦。

    在赵括的身后,无数赵国骑兵们纷纷弯弓,做出射击姿态。

    “放箭!”赵括一声怒吼,松开了拉弓的手。

    “嗖!”箭矢离弦而出,准确无误的命中了百步之外一名正在大声喝令着属下的浑邪百夫长。

    箭矢贯脑而入,这名百夫长甚至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已经滚鞍落马,直接毙命。

    “嗖嗖嗖!”无数的箭矢紧随而至,将这一片的浑邪骑兵全部覆盖,至少上百名浑邪骑兵被射倒射翻,空气中充满了惨叫声。

    赵括见敌军一片混乱,心中大喜,将长弓放下,又从腰间拔出了长剑。

    “二三子,随吾上!”

    赵括连人带马,狠狠的撞入了浑邪骑兵的阵地之中,长剑在空中肆意挥洒,溅起大蓬大蓬的血雨。

    一名又一名的赵军骑兵紧随而至,将整个浑邪骑兵的阵型完全冲散了。

    仅仅一个照面的时间,混邪骑兵的阵型就已经再也无法保持了,一声尖锐的、不知道由什么东西发出的呼啸声突然响起,所有的混邪骑兵不再试图保持阵型,转头亡命奔逃。

    在数里之外的赵国中军,被两千骑兵严密保护着的赵丹看着这一切,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既然浑邪骑兵已经溃散,那么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就已经注定了。

    虽然战斗只不过进行了短短一刻钟,但是整个战场上的局面却已经完全一边倒了。

    浑邪骑兵四散而逃,赵军骑兵却以十人为一个小队,好像驱赶着羊群一样将这些混邪骑兵驱赶到一起,然后无情的射杀。

    越来越多的浑邪骑兵在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逃脱之后跳下了马,瑟瑟发抖的跪在了草地上,双手抱头,对着赵军投降。

    老实说,赵丹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李牧将军,这一仗……也赢得太轻松了吧?”

    李牧笑了一笑,道:“大王,这些混邪骑兵和白羊王激战数日,原本便是锐气已失,见到我大军前来之后又不知及时后撤,进退犹豫不定,反而在我军出击之后自乱阵脚,如此一来又如何能胜?”

    赵丹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心中多少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寡人的赵国骑兵……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