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八十三章 初见太子(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完张昭的话,朱厚照右手狠狠的砸在左手上,神情振奋的道:“我就说蒙古人不可怕。偏偏朝廷里有些人闻边事色变。张子尚,你接着说。”

  十来岁的朱厚照精力充沛,显得颇为好动,喜好玩乐。这种“熊孩子”情绪外露是很正常的。参照历史中的明武宗形象,他此时要是安静、沉稳,那才是扯淡。

  张昭点点头,接着道:“臣的平北虏三策,战略三阶段的观点,殿下知道吗?”

  “我知道。”

  张昭徐徐的道:“现在国朝与蒙古诸部的较量出在战略防御阶段。那么,怎么转变为战略相持阶段。快的办法,就是汇聚九边精兵和京营中的精锐,和蒙古诸部死战。”

  张永在一旁竖着耳朵听,不仅仅是朱厚照的胃口被张昭吊起来,他也一样啊。这时,忍不住讥笑道:“张舍人难道不知道朝廷大军就在边地吗?这算是什么办法?莫不是虚言欺骗小爷?”

  朱厚照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今年四月、五月,火筛部连续入寇山-西。朝廷派遣大军前往御敌。以延绥镇精兵五千,京营马步军三万往大同增援。但是陈锐、许进、金辅三人不敢和蒙古人作战。朝廷追责三人,并令保国公朱晖、太监扶安取代他们的职务。

  如今朝廷大军就在大同镇和蒙古部对抗。所以,张昭这算什么办法呢?

  张昭并不知道插话的这中年太监叫什么名字,洒脱的一笑,“这位公公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们要明确一点,战争不是请客吃饭,是要流血牺牲的!

  国朝有多少军队?蒙古诸部就算全民皆兵又能有多少军队?我不知道边境的战损比如何。就算是二比一、三比一,十万大军,足可以换掉三万蒙古大军。

  只要消灭蒙古诸部的有生力量。那么,战争的态势很快就会进入战略僵持阶段。这就是快的办法。”

  当年侵-华战争,刚开始对面的师团非常精锐。但是,随着中华儿女的血战,以命换命,等到岛-国的新兵都投进来。战争随后就进到战略相持阶段。

  明朝对蒙古的战争,完全可以套用这一模板。拼掉对方的精锐部队,他拿什么进攻、寇边?不老实也得老实。为由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张永一脸的震惊,因为张昭说的太残酷。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他很想反驳张昭。打仗,那是一种技巧,真以为可以换命啊?大军的阵型一崩溃,能被骑兵杀的哭爹叫娘。

  但是,他知道张昭说的是对的。这就像下象棋里面的兑子,兑到最后蒙古人哪里有兵源来补充?战争的态势确实会改变的。

  张昭明着说张永,实际上是在说朱厚照。朱厚照也有些震撼。张昭说的太悲壮、惨烈。想一想,脸上疑惑的表情消失,追问道:“那慢的办法呢?”

  他倾向于慢的办法。

  张昭笑一笑。东宫里的这帮人现在终究是没见识到战争的残酷。明朝对蒙古的作战,再怎么劣势,终究是有来有回。不像亮剑里,那真是苦啊!

  在绝境之中,都是拿命在拼!不用去想死后如何如何,杀一个就是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张昭道:“选良将镇守边境,慢慢的磨。只要多打几个胜仗,消灭蒙古人的有生力量,战略态势就会向我们偏移。”

  朱厚照微微沉思,迷惑的重复道:“有生力量?战损比?”他从张昭嘴里听到一些个新词。

  张昭一一的解答。

  时间飞快的流逝。

  …

  …

  临近中午,谷大用和马永成两人在殿外碰头,往里头看一眼,相互对视着摇头。

  殿内,太子朱厚照正和兴高采烈的张昭坐在小桌前谈论。点心、茶水陈列。张永在旁边聚精会神的听,时不时的附和。刘瑾侍立在一旁。

  谷大用四十多岁,他胆子比较小,苦笑道:“老马,这…”他们刚才还等着看张昭笑话呢。这还看个屁啊!

  马永成叹道:“小爷看中的人,咱们这些做奴才难道还能怎么样?走吧。”

  两人走到小殿中,奏道:“小爷,皇后娘娘那里派人来,请小爷一会过去用饭。”

  明朝并无中餐,只有早餐和晚餐。但是富贵之家一般都是一日三餐。张皇后就朱厚照这一个儿子,当然宝贝的不行,派人叫他去吃饭。朱厚照日后那副德性,未必不是张皇后早年宠爱、惯出来的。慈母多败儿啊!

  朱厚照意犹未尽,但母后相召,不得不去,站起来,吩咐道:“老刘,日后张子尚可以随时来见我。”再对张昭道:“张…卿真是高才,日后见我不必跪拜。下午我再向你请教。”

  这堪称礼遇!

  小殿中的太监都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张昭。显然,张昭只和太子见一面,就在东宫中站稳脚跟,立下字号。

  张昭拱手一礼,“臣随时为殿下解答。”

  朱厚照带着随从往坤宁宫而去。

  张昭则是和当值的禁卫们往宫外而去,准备吃午饭。他知道今日履新第一天,大获成功。

  …

  …

  皇宫中的消息向来瞒不住人。消息随后就向外扩散。

  内官监太监徐智在今天并不当值。进入到十一月份,整个京城都进入冬季的节奏。他在京中的府邸中睡的美美一觉,然后到寿宁侯家中赴宴。

  西城咸宜坊的张府中。

  徐太监被张府的管家引着到里面幽深庭院的一处小楼中。登楼而上,就见国朝赫赫有名的张氏兄弟正等在小楼中,连忙笑道:“不敢当,不敢当。”

  张鹤龄时年二十七岁,穿着件精美的长衫,容貌不俗,笑呵呵的道:“徐公公如何当不起?”延请徐智在八仙桌边坐下。令楼下奏歌舞,隔着玻璃窗,欣赏侯府的美景。

  饮几杯酒后,张鹤龄举杯,微笑道:“徐公公,张昭那小子现在如何?”

  他府里的那管事已经被处决。这梁子可算是结下。再者,皇帝姐夫虽然划下红线,但不整张昭,他心里难以消气!

  徐智喝着酒,嗓子有点尖,神态悠然的道:“候爷就等着过几天的好戏吧。”事情,都在掌握中。

  话音刚落,他的干儿子、留在宫中的罗成却寻到候府中来。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走进小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