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魔门败类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吃醋和嫉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春娘见过的看过的多,而且手艺也真是好,老爷不在家的时候,也很照顾我,叫我很多东西!”小丫头虽然大了一岁,但依旧没有什么心机。

    “教你什么了?”林皓明看似随意的继续问道。

    商玉儿一想到春娘说的那些如何抓住老爷心的事情,哪里说得出口,只是小脸涨红了,勉强道:“就是如何服侍好老爷,让老爷开心!”

    “她当过丫鬟吗?还知道怎么服侍人啊!”林皓明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老爷要我打听春娘的事情吗?”商玉儿虽然没心机,但并不笨,依稀感觉到这些。

    “我打听她做什么,我担心她会不会把你教坏了!”林皓明笑着道。

    “老爷我不会学坏的!”商玉儿羞答答的撒娇起来,望着林皓明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

    林皓明却开心的大笑起来,他自己心里也明白,和这个小丫头相处了快一年半了,自己是真越来越喜欢她,从一开始疼惜,到随着她长大,多了一分情愫。

    经历了那么多,林皓明对自己的情感很清楚,不过他暂时不想把这份情愫释放出来,一来玉儿还小,第二这份情愫的产生,更多的还是因为孤独,所以偶尔逗一下这丫头更加开心。

    “老爷,外面有一个叫林真的女子,想要见您!”就在林皓明坐下准备享用晚餐,商老头忽然进来禀报。

    林皓明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头,自己的确让林皓明去打理酒铺生意之后,告诉她,以后她算是自由了,只是这才两个月,竟然就找到自己家里来了,这女人难道觉得自己第一步得逞了,想要更靠近自己一步?

    “老爷,您不想见的话,我就打发她走了!”商老头见林皓明迟迟不说话,主动道。

    “让她进来吧,玉儿,你也再拿一副碗筷出来,再去拿一壶酒!”林皓明吩咐道。

    “是,老爷!!”商老头和商玉儿同时答应道。

    当商玉儿拿着酒回来的时候,见到一个二十来岁女子就走在自己前面,那女子身着一条淡红色长裙,一阵微风吹起长裙飘飘,尽显窈窕身材,而走动时候,腰肢微微扭动,没有一丝造作,但却宪哥格外妖娆。

    当那女子走进林皓明所在内堂,她也知道,这个女子就是那个林真,紧跟着走入里面,放下酒壶之后,立刻发现,这林真白里透红的肌肤之下,明眸皓齿,琼鼻朱唇每一样都显得那么精致,眉宇间带着浓郁的风情,让自己这个十几岁的女子都看的有些心动了。

    商玉儿虽然也见过不少漂亮的女子,但像眼前这个,也第一次见到,想到老爷为了她到来,特意加了碗筷还要了酒,不知道怎么心理就有了一点酸溜溜的感觉。

    商玉儿不知道,自己再打量林真的时候,林真也打量她。

    虽然只是一眼,但发现,这个俏丽的丫头着实出众,虽然身子还没有完全长开,但却也已经十分标志,特别格外纯洁的星眸和眉宇间透出的一点媚态,绝对是最吸引男子的,这比自己这种单纯只是妩媚的女子,更加能勾动男人的心。

    “大人,这是您贴身丫鬟,好漂亮啊,难怪大人您看不上我这种残花败柳了!”林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看到这商玉儿之后,心理有些嫉妒。

    “别胡说八道,你怎么来这里了?”林皓明问道。

    “大人,我也不想匆匆而来,实在是有件事情来的突然,这才决定立刻找您!”林真严肃的说道。

    见她这样子,知道她是真有事情,于是柔声道:“坐下吧,一起一边吃一边说!”

    “谢大人了!”林真坐在了林皓明对面,商玉儿虽然听出来,似乎这个女子和老爷没有那种关系,可听她竟然和老爷说话如此随便,反而心里酸味更浓了,不过她倒是知道自己现在身份,所以在林真坐下之后,乖乖的给她倒了一杯酒。

    “刚才忘一起吩咐了,去让春娘再做两个菜!”林皓明对商玉儿柔声吩咐道。

    听到这话,商玉儿心里更加觉得自家老爷和这个林真有关系,否则何必支开自己,一股从来没有的委屈,不知道为何一下子涌了出来,答应了一声,离开之后,顿时眼睛都模糊了。

    “还说我胡说八道,大人,您吩咐一个丫鬟做事,还要说明理由,看来这丫头恐怕不久就要成为林夫人了吧!”林真好似吃醋道,心里却更加嫉妒了。

    “你知道就好!不过别和她说什么!”林皓明索性承认了,同时又警告道。

    见林皓明承认了,林真心理的嫉妒之心更强了,不过她也很清楚,要是自己真的显出什么,恐怕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就没了,于是压下心理的那点东西,笑着道:“大人,我知道怎么做!”跟着故意放低了声音道:“大人,今天上午工房采办竟然亲自到了铺子里,定了两千坛化元酒,跟着下午,礼房采办竟然找上门,以后会长期在我们酒铺采购化元酒,每年至少一千坛,这事情和您有关系吗?”

    “什么?工房和礼房的采办一天之内都来了!”林皓明听到这话,也有些难以置信。

    “大人您果然不知道,如今酒窖里就只剩下不到三百坛酒了!”林真自己似乎也有些难以置信。

    “这件事情还这有些奇怪,工房那边倒是好解释,我和铁成业有一面之缘,而且他和费琥不对付,知道我酒铺的事情,帮一把很有可能,但礼房那边,余达禄虽然曾经想要招揽我,但在我去缉捕司之后,就没有再伸出手,怎么会突然帮忙呢?”林皓明疑惑道。

    “礼房的余达禄是贾县令的人!”林真道。

    “贾开的人?如果是他的人,更加不会出手了,这事情其中肯定还有曲折,不过既然他们愿意帮忙,你就接着,想来之后找上门的也不会少,回去之后,你就把那些工人都召集起来,让他们全力开工。“林皓明吩咐道。

    “是,我也有这样打算,此外,酒铺斜对面的绸缎庄我想拿下来!这事情其实在我好在苏府的时候,就已经有打算了,不过后来因为出事,所以拖到现在!”林真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