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765章 走投无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需要隐藏吗?

  梧桐觉得不奇妙,所以他从织秀旁边的一条巷子里现出了半个身影,打了个响指。

  这里声音吵杂纷乱,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声响指直接在织秀心里回荡起来,让她立即被惊醒,抬看向某个方向。

  “……”

  梧桐没有说话,张了张嘴,然后一边退回光线昏暗的巷子里,一边招了招手。

  织秀犹豫了一下,也许是逃避心理,还是没有先过去饲育屋,而是追着梧桐进了巷子,她心里现在实在是太乱了。

  “你怎么会在……”

  “先别说话。”

  梧桐伸手指竖在嘴唇上,示意她安静。

  “按正常的流程,警察会调查取供,包括饲育屋所有员工,以及死者的家人,然后你很容易就会露出一些异常,再然后他们会发现你家里的父亲已经一动不动,联系到他们已经掌握到关于你的……悲惨生活,你觉得,他们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谁最有可能是犯人?”

  “怎么会……等等……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不对……是……是你!”

  织秀听到对方条理清晰的分析,顿时知道如果按梧桐所说的,那么最后无论是不是她,在证据面前都会变成是她为了报复而杀人……可梧桐怎么会知道这些!

  “那只风速狗也是你的精灵!”

  织秀脑海里所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片段都在急速的飞转,她很快抓住了一个证据,只是她以为的,但实际并不能洗脱她嫌疑的证据。

  “我又有什么作案动机呢?没有,一点儿也没,毕竟我和两名受害者无冤无仇”梧桐轻声笑了起来,仿佛人命与他没有半点关系,继续说道:“别太担心,其实没死,毕竟昨天晚上,是你对风速狗下的命令,让它去烧死那位老板,我还善良的事后赶紧抢救了一下,现在他最多只是最高级别的烧伤外加一些生理功能严重受损,但吊住一条命还是没事的,至于那位卖菜大叔只是以讹传讹而已,另外你家里那位,只是酒精中毒导致脑子彻底不清楚,大概就是智力变成婴儿的水平,至少他不会再骂人了,你觉得怎么样?对了,织秀,你不会否认你昨晚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个人其实不是你吧?”

  织秀傻眼了,她想叫喊,但好像有无形的力量扼住了喉咙,像当初在换衣间的时候被那个胖子用粗手扼住了在身上冲刺一样,这种恍惚感觉,悄然冲淡了她现在的一些慌乱和不知所措,也许更准确的说,可以是屈辱痛苦和仇恨的感觉涌上来,压制了其它的情绪。

  “这就对了,冷静下来。”

  梧桐看着对方脸色渐渐不再慌如惊兔,便再说道:“现在如果一切不做出改变的话,要么是你不到七天就会被抓住去坐一辈子的牢,或者你可以现在直接去跳海自尽。”

  能活着,谁想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织秀这时候心情依然很复杂,但的确比刚开始要冷静些了。

  特别是当她意识到,这几天的梦境和今天早上发的事情,都应该完全是这个少年在操纵,织秀看着这张好看的脸上的平静,更是觉得心里和身体都发寒。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在想,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对吧?”

  黑发少年的黑眼珠幽幽的直视着她,没有面部表情的神态,使人难以捉摸他的想法,而当一口道破了织秀心里想法时,更是让她产生了一种自己已经被对方看穿了的错觉。

  “帮助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梧桐勾起嘴角,轻笑一声,解释道:“织秀,你觉得这样的生活,你还能继续过多久?被那个人糟蹋了的可不止是身体,你还能纯洁的去面对新的异性,找到一位相爱的丈夫,确定他不会嫌弃你,也不会在意你家里那位酒鬼父亲吗?”

  黑发少年的话,每一句,都像把刀子,刺进织秀的心里,把她那些伤痕全部剜开,然后把一颗心搅得鲜血横流,痛得她呼吸都觉得疼。

  她张了张嘴,脸色不知何时已经惨白,以为的秘密,为什么这个少年全部都知道……知道她那些见不得人的、很下贱的、连她自己都讨厌得经常夜里想冲到海边悬崖跳下去的事情?

  “想知道答案,就跟我来吧,但是别说话,直到我允许你说话为止。”

  梧桐没有再继续刺激她,这种程度已经够了,于是他转过身。

  织秀这时候,还没有自主想到些什么,脚步已经跟随了上去,潜意识的身体反应已经替她做出了答案。

  ……

  两个小时后,在橘子群岛前往关都的海上,一艘小型私人游艇,正在马力全开的加速行驶。

  游艇正在由一个双眼目光呆滞的船长在开着,他已经陷入了旁边一张椅子上舒服躺着的莉娅娜制造的幻境里。

  梧桐想当坏人的话,其实很多时候依靠着自家小公主的能力,连各种交通费用钱都可以不缴,比如像现在这艘豪华游艇是岛上最贵的一家,租借一天至少要四位数起。

  当然,他是一个守序的人,所以就算是控制了对方,事后结束了,也会付上正常的市价。

  之所以让莉娅娜出手,只是为了让这位船长看不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别太害羞,我个人很单纯的,嗯,其实通常对女孩不会有什么特别想法,所以洗干净点,不然一会儿上船不太容易。”

  比如梧桐正说着,指的是离他不远的船舱里一个传出哗哗水声的人高大桶里的女孩。

  织秀现在用力的拿着毛巾搓洗自己的身体,好像把要皮给搓下来,摩擦的疼,稍微让她能清晰些的思考,但也仅仅是这样了,她仍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怎么会让事情不知不觉变到这种地步。

  【难道现在的生活,会比以前还坏吗?】

  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在响起来。

  “别再玩弄我了!”

  织秀几乎崩溃般的大叫出声,可是对方没有反应,她心底里产生了怀疑。

  “喂喂!我可没有在偷看,我在跟船长学开船呢!别冤枉啊。”

  用杆子加四面宽布遮起来的帘子外面,是少年委屈的声音,好像他真的是很冤枉。

  【难道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织秀愣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冤枉了对方。

  这次梧桐还真是冤枉的,他又不会真的读心术,至少在隔着深色帘布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在不看到对方的情况下,准确知道她在洗到一半还是快结束,以及什么时候在想什么。

  现在他的心情很轻松愉悦,小白兔还不知道她已经完全落入大灰狼掌心了,但已经几乎全吃到嘴里只剩下根尾巴在外面的大灰狼,心情自然是愉快了。

  在洗澡的时候,织秀想了很多。

  一小时前,梧桐“拐”跑了她,俩人脚步很快的,几乎是小跑到了一处无人沙滩边。

  早已经准备好的豪华私人小型游艇,她曾经只能仰望有钱人坐着的玩意儿,梧桐带着她上了船。

  然后是出海,让她进入这个大木桶里洗干净,并要换一身装扮,替她重新设计一个身份,摆脱过往。

  织秀想了很多,但很乱,直到水都有些凉了。

  少年没有催,她慢慢的起身走出,一边拭擦,一边仔细看着自己干枯瘦小的身材,原本她骨架就不大,这几年的没吃好睡好又心理压力一直很大的状态,加上几次打胎,更是把她折腾得很惨。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现在还是想不出答案,但现在,至少她在没有得出答案前,心底里已经有了答案。

  也许继续下去,迟早会得出答案。

  但在这之前,能够逃离之前那地狱般的慢性死亡似的痛苦生活,似乎也很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