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八四九章,远来皆是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酆都城没想象中的森严。

    即便是阴曹皇城,守城的鬼卒依然是野鬼之流。可能在阴间,没有什么不长眼的邪祟敢来这里闹事,野鬼足够了。

    于是秦昆匿尘步施展,从守城野鬼面前大摇大摆走过去时,竟然没有人注意到他。

    刚进一进城,秦昆心跳加速,猛然抬头看向天空,乌云翻卷,一个人头从乌云中出现,那人头戴着旒(liu)冕,头颅硕大,俯瞰鬼城,不一会,第二个、第三个也出现,几颗百米大的人头打量了一下城内,眼神疑惑。

    找我的?

    秦昆大气都不敢喘,那三个家伙看的正是自己的方向。

    好在秦昆躲在城门附近的茶摊处,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三颗人头消失不见。

    “咦,竟然是三位王上俯察酆都,罕见啊。”

    茶老板收回目光,街道上议论纷纷,回到茶摊,茶老板发现少了个茶杯,暗骂不已,难道进贼了吗。

    秦昆端着一碗茶,走在街道上。

    四通八达的道路,整座酆都城比临江市似乎还大,鬼影重重,罕见的却是一派生活气息。

    有游街的千金,打马的少年郎,吆喝的鬼贩子,也有声音粗豪的武士,长相狰狞的官差,阴恻恻的车夫,随从众多的贵族。

    在阴曹,原住民的地位格外的高。

    一个轿床游街而过,轿床里是一位白衣白眉白面红唇的女子,正是只白无常。抬轿的是八个力士鬼,身材魁梧,各个都是厉鬼级的家伙。

    地位低的直接拜倒在地,一些特殊的,长着獠牙、提着钢叉的武士,以及一些黑肤狰狞、凶相毕露的猛鬼,则不屑冷笑,这是夜叉罗刹一族。

    阴曹原住民中,鬼卒最多的就是牛头马面,大多在干苦力,夜叉罗刹地位稍微高一些,相当于游侠儿,日游夜游则大多任职阴曹机构,黑白无常就是贵族了。

    不过,即便阶级地位最低的牛头马面,比起其他阳间来的阴魂,都气派很多。

    一条街走过去,秦昆发现这里还有乞丐。

    “各位大爷行行好吧……赏些饭吃……”

    破碗被一只黑肤狰狞的罗刹踢翻,罗刹恶狠狠道:“穷鬼,你到死也就是穷鬼!闲的在酆都要饭?不如早点滚去投胎!”

    穷鬼还不少,胆子大的还会偷偷吐几口唾沫,颇有丐帮的架势。

    秦昆茶水喝完,将茶碗随手丢掉,面前是一处酒楼,写着‘食为天’三个大字。

    阴曹五行,灶王坛食为天,这是总店吗?

    生意挺不错的,秦昆没进去,继续溜达了起来。

    逛了三条街,秦昆发现了,其实酆都和阳间鬼城很相似,如果没有校场的话,就是豪华版的阳间鬼城。

    多了校场,便多了些杀伐的味道。

    阴兵厉不厉害目前还不清楚,气势是有的。才逛了三条街,校场就有两处,一个叫‘铁槐营’,一个叫‘黑柳营’,都是以鬼木命名的。

    两个校场上空,煞气凝结成鬼雾,露出一张狰狞的巨脸,秦昆好奇叫牛猛出来,问这玩意是什么,牛猛告诉他这就是阴兵的军魂。

    酆都鬼城内,大道就有十纵,三十六横,小道不计其数。

    十纵代表着十殿阎罗,三十六横就是三十六位诸天大判了。

    半天的时间,秦昆都在摸周围的情况,至于去拜十殿阎罗的事,暂时没放在首位。

    一处阴曹街坊,秦昆累了,暂时在亭子里歇歇脚,背后是座大院,秦昆叫出茶仙鬼沏了茶,正在品茶时,大院侧门打开,一个管事出现。

    “咦?竟然还有人在外面?”

    秦昆端着茶,不明所以地看着那个管事。

    管事阴森森一笑,青色的脸颊感觉不怀好意:“这位小兄弟,今日我家小姐大喜,所来之人皆是客,能否请小兄弟进来喝杯喜酒?”

    “不去。”秦昆当即拒绝。

    管事冷哼道:“你以为我想请你吗?家中老爷是远近闻名的人物,叫你是看得起你。”

    管家说完,恰好一只黑肤罗刹从门前经过,突然窜出三条莽汉,将罗刹架住往家里拖去。

    罗刹凄厉大叫:“放开我我不去!我就是回家路过的!你家小姐半年已经办了三次喜事了,休想再讹我份子钱!”

    秦昆一口茶水吐出,刚刚在街上看到这类阴人,应该是横行霸道的存在,怎么角色反过来了?

    罗刹被捂着嘴拖了进去,一个富态的黑无常从侧门走出,管事立即躬身:“老爷。”

    黑无常发现秦昆,惊喜一笑:“呀,远来皆是客,今日适逢小女大喜之日,小兄弟进来喝杯喜酒可好?”

    黑无常身后,八只鬼将走出,秦昆眼珠子瞪得滚圆。

    黑无常哈哈一笑:“在下范奇,添为三营阴帅,进我府邸,不会委屈上师吧?”

    黑无常脖子上,一条阴龙若隐若现。秦昆非常无语。

    鬼王。

    这就是酆都吗?鬼将多如狗,鬼王满地走?

    三营阴帅,自己逛个街都能碰见?

    对方一口叫破了自己的身份,秦昆躲都没法躲,只得耸耸肩:“恭敬不如从命。”

    身边,一位小姑娘出现,身上缠着藤蔓,脑袋上开着一朵花,孤山鬼王的爱女,尸藤鬼。

    “咦?主子,这是哪儿呀?”

    “一个好玩的地方。我去吃酒席,要不要和我一起?”

    尸藤鬼雀跃道:“好啊好啊!”

    尸藤鬼转头,看向那只富态的黑无常,眨着眼睛道:“伯伯,你也是鬼王吗?”

    黑无常脸色一僵,发现秦昆笑着朝他走了过来。

    ……

    府邸很大,相比起酆都鬼城的规模,就不值一提了。

    高朋满座,大多是阴兵将帅,不过这些家伙都是垂头丧气地模样,各自小声嘀咕:“大帅的爱女半年已经办了三次喜事了,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可不是吗……我的军饷供奉都快没了……”

    “什么时候出征啊,真想杀杀那些割据一方的家伙,听说那些鬼王各个富得流油……”

    “还得看大帅意见。咱们捧大帅的场,不就是为了这机会吗,到时候能抢一笔,怎么的也发大财了啊!”

    黑无常比起白无常天生冷厉,大多是沉默寡言、好勇斗狠之辈,这只阴帅则健谈很多,此刻他却有些无语。今天偶然在家门口碰见一个走阴上师,本来是大喜之事。

    毕竟这种家伙身上买路钱是最多的,多好的讹人机会啊,可惜他身边竟有一只鬼王相伴?

    黑无常非常郁闷,摸不清秦昆的来头,才是最要命的。

    “各位,这是本帅的朋友,秦上师,一会要给我招待好了。”黑无常将秦昆安排给手下招待,急忙找借口离开。

    几只鬼营大将嗑着瓜子,笑嘻嘻地打量着秦昆。

    这群阴兵,眼睛很贼。

    他们一眼就发现秦昆阳气还在,这应该就是走阴的上师吧?

    他们想拿秦昆开涮几句热热场子,突然发现秦昆身旁,有个小姑娘,水灵灵的气质,身缠藤蔓,头上一朵娇花,很是天真可人。

    一个胆大的大将调笑道:“呦,小妹妹,你和这位秦上师什么关系啊?”

    尸藤鬼看到这群人都在不怀好意地笑,嘟着嘴转向秦昆:“主子,我能教训他们吗?”

    秦昆耸耸肩:“轻易别动手。嫁衣都说过,论实战,你还很弱。打不过他们就丢人了。”

    “她?教训我们?秦上师好大的口气啊!”

    一只鬼将阴阳怪气道,忽然脸颊一僵,尸藤鬼鬼气倾泻而出,鬼王的波动,带起阴风大作,粗大的藤蔓从地里钻出,抽到那个鬼将脸上。

    ‘啪’地一声,那鬼将被抽飞出去砸在墙上,秦昆看了一眼尸藤鬼,无奈道:“我说的吧,出其不意的攻击,都换来的是轻伤,你还得练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