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继续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诸葛亮,你大爷!”

  这是刘毅在看完刘备书信之后内心的真实感受,当然,面对着糜竺等人,刘毅自然不能直抒胸臆,甚至脸上还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将竹笺合上,对着糜竺笑道:“没想到,皇叔竟是让子仲兄前来,有子仲兄在,这后勤无忧矣!”

  “伯渊说的哪里话,竺也是今日方知伯渊大才,不到一月,便攻取一郡,放眼天下,便是那些号称名将之辈,也不过如此。”糜竺微笑着摇头道:“世人都小觑了伯渊之能。”

  “言重,子仲先坐下。”刘毅跪坐在案后,看着糜竺道:“少将军此刻应该已经将余下三城扫平,如今才算是真正平定长沙。”

  “即便如此,此战伯渊也当居首功。”糜竺看向刘毅,微笑着说道:“不知伯渊准备何时出兵,平定桂阳三郡?”

  “这个不急!”刘毅摇了摇头道:“那韩玄此前曾求援于另外三郡,去往桂阳的信使被我截获一名,然其他两郡,此时恐怕已经收到书信,我已命人密切监视两郡动向,并封锁临湘被攻占的消息,希望能够诱这两郡来攻,既然要下三郡之地,与其我等前去攻打,倒不如让对方来攻,我等于半道伏击,岂非更好?”

  “伯渊此法,深谙兵法之道。”糜竺闻言微笑道:“那竺便在此静观伯渊手段。”

  “这个不难,不过这长沙许多事情,却是想与子仲兄商议一番。”刘毅摆摆手,如果对方来最好,不来的话,那等几日也无妨,眼下刘毅更关心的是刘表时代就留下来的那些问题,比如宗贼,比如山越,这些东西他不是太了解,但糜竺在荆州多年,总该知道一些吧。

  “哦?”糜竺好奇的看向刘毅。

  “比如宗贼、山越这些……”刘毅将最近在卷宗中积攒下来的问题一股脑的给糜竺说了一遍。

  糜竺听得苦笑连连,等刘毅说完,方才对着刘毅道:“伯渊以为,当年景升公不愿处理这些宗贼吗?”

  “那为何……”刘毅有些不懂了,看着糜竺。

  “山越还好说,江东那边如何治理不知,但荆州这边每年都会拨一些钱粮来安抚山越,愿意出来居住的山越会得到妥善安置,但宗贼的话……伯渊可知道何为宗贼?”糜竺问道。

  “这些时日打听过一些,一些乡里宗族纠结乡民组成,不听朝廷号令,拒绝纳税,不入户籍。”刘毅跟黄忠了解过这些东西,是以明白。

  “宗贼……”糜竺犹豫了一下,对着刘毅笑道:“以往我糜家在徐州时,也曾暗中控制过宗贼。”

  “啊?”刘毅愕然的看向糜竺。

  “朝廷赋税虽然不重,但以二十税一为例,若有两万石粮草,便要叫那一千石。”糜竺看着刘毅道:“陶恭祖为徐州牧时,徐州税赋为十税一,糜家乃豪商之家,每年光是向州牧府缴纳的税赋便有十万石以上,伯渊可明白?”

  反正糜家如今根基已失,以前那些事情说来,也不怕刘毅笑话,当然,这也是刘毅跟糜竺交情不错,而且还救过糜夫人的原因,算得上是自己人,所以糜竺才会将这种事情说出来。

  糜竺没有完全说明白,但刘毅懂了,控制宗贼,然后以宗贼的名义将大量财产隐没不报,如果官府要征缴宗贼的话,糜竺这边会通风报信甚至暗中资助。

  虽然荆州和徐州不同,但套路大概都差不多,大多数人看到的只是宗贼,却不知道这些宗贼背后还有大人物控制着,简单来说,是那些世家望族逃税的一个方法,甚至隐瞒人口的方法。

  不好动,暂时也没必要动,因为长沙目前的税赋,还能供应得上,宗贼的危害也还没到成为毒瘤的地步,再说这是刘备该操心的事情,刘毅没必要因为这个去得罪那些人。

  “当然,也有真正的宗贼,一般官府剿灭的就是这些。”糜竺给刘毅添了杯酒,微笑道。

  刘毅点点头,没再多问,这种事情也算得上一种资本运作了吧,虽然比较简单粗暴,但不明根底的人根本不知道从何处下手,而知道的人……不会说,刘毅也没准备说,潜规则这种东西,一旦你点破了,那就是众矢之的,君王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更别说他一个打工的。

  “我们还是先聊聊山越的问题吧。”刘毅笑道:“便请这些宗贼为我等出出力如何?”

  “这个倒是不难,这几日我与长沙各地豪族商议商议。”糜竺笑道:“其实若是有能力,最好先以武力震慑,而后再行安抚最好。”

  “武力的话,待平定四郡之后再说,如今若是这般做,只会将这些山越推到那三郡太守那边去。”刘毅点头,这事情得有章法,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收服三郡,其他的那得等平定下来再说。

  糜竺点了点头,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叙了叙旧之后,方才各自离开。

  ……

  “先生招我等何事?”次日一早,黄忠、关平、刘三刀等将领被刘毅召集起来,黄忠询问道。

  “原本准备攻占长沙之后,便带老将军去见主公,但如今这事情,得等一等了。”刘毅看着黄忠,带着几分歉意道:“主公传来命令,让我等继续扫平荆南四郡。”

  “不碍事,正好立些功勋,去见皇叔时也有些气量。”黄忠不在意的摆手道,他这辈子仕途不得志,当年黄巾之乱时,原本是有战功的,只是后来因为爱子早夭,心灰意冷之下,回到长沙,等他再出仕时,却已经是刘表坐荆州,刘表主张文治荆州,所用之人,也大都是世家豪族推荐的,黄忠无门无路,最终也只是在长沙混了个都尉来当,对于官场的事情,比旁人看的更淡一些,若非刘毅极力推荐,他可没准备去见刘备,免得又被别人嘲讽。

  “功肯定不会少。”刘毅笑道:“不过这次,我们换个打法!”

  “哦?”黄忠目光一亮,看着刘毅道:“先生有何妙计?”

  这几天在军中到处都是吹捧刘毅如何用兵如神,神机妙算,黄忠虽然败给刘毅,但那是韩玄昏庸,倒不觉得刘毅有多厉害。

  “此前韩玄不是派人去往三郡求援吗?”刘毅笑道:“这次我们就等着这些援兵到来,半道伏击,去其主力,而后再横扫三郡。”

  “只是……”黄忠皱眉道:“那韩玄已然离开,这消息恐怕瞒不住!”

  “有人跟着,他去的是桂阳,就算立刻传讯另外两郡,对方也不可能立刻得到消息,何况他如今还未抵达桂阳。”刘毅笑道,韩玄那种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奔波之苦可受不了,根据暗中跟着韩玄的人报回来的消息,韩玄到现在连一半都没走完,等他抵达桂阳的时候,再派出使者,估计零陵、武陵那边早就出兵了。

  见黄忠眉头微皱,刘毅笑道:“汉升放心,我只是派人看他去了何处,并无加害之心。”

  黄忠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

  刘毅继续道:“眼下招诸位将军前来,便是商议下一步,我等是先攻零陵亦或是先攻武陵?”

  至于桂阳,刘毅准备先放着不管,有魏延在那里,他也想给魏延一个立功的机会,至于是否能够把握住,就看魏延自己的本事了。

  黄忠抱拳道:“先生,以末将看来,当先攻武陵。”

  “可否详述?”刘毅询问道。

  “那武陵太守金旋乃是外来之人,一直以来在武陵不得人心,麾下也无甚大将,更易攻打,反倒是那零陵太守刘度与宗贼颇为密切,能调度之兵恐怕过万!”黄忠简单的给刘毅介绍了一下零陵和武陵的区别,相比而言,武陵显然更容易攻打一些。

  “武陵!”刘毅点了点头,来到地图面前点了点武陵的位置,这距离上,武陵距离长沙也更近一些,的确更易攻取,当下点头道:“好,便先打武陵,派哨探密切注意武陵动向,只要那金旋一出兵,我等便立刻动身,半道截击!”

  “喏!”众将闻言,立刻躬身领命。

  “先生,刘封将军差人来报,五城已尽数攻克,询问先生是否立刻回军?”众将离开后不久,有亲卫进来,对着刘毅躬身询问道。

  “让他暂时按兵不动,防备零陵方向来敌。”刘毅摇了摇头,写了一封竹笺递给亲卫道:“将此信让人交给他。”

  “喏!”亲卫接过竹笺,答应一声,转身便走。

  刘毅这边暂时人马充足,足够吃下武陵,所以他不准备动刘封的兵马,只是让他训练士卒,等刘毅拿下武陵之后,若是魏延还未能重创乃至拿下桂阳之兵,他准备让关平守备武陵,自己和刘封合兵一处,先打零陵,最后再去攻打桂阳,有了长沙和武陵两地的支援,再攻零陵,应该就不难了,这三郡一旦拿下,剩下一个桂阳独力难支,就算是强攻都没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