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机关重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渔乡,竹园。

  “夫人,快看!”吕玲绮正担忧的看着城墙方向,侍女小环突然惊呼一声。

  吕玲绮闻言,顺着小环的目光看去,正看到四五十人马杀气腾腾的正朝着竹园杀来。

  邓氏和小环面色有些发白,吕玲绮却是面无表情的自桌案上摘下刘毅为她做的复合弓,原本柔和的表情逐渐化为了冷厉:“关门!”

  “喏!”自有府中家仆将大门紧闭。

  “保护夫人!”有家丁守在门口,握着兵器瑟瑟发抖。

  “汪汪~”旺财和悟空自狗窝里出来,旺财对着悟空叫了两声。

  “吱吱~”悟空手脚并用,飞窜进刘毅给它打造的训练房屋中,不一会儿,拎着一根三尺长的短棍出来,扛在肩膀上。

  “呜~”旺财对着悟空瞥了瞥头,一狗一猴儿便悄悄地往狗窝后的竹林里钻去。

  那些江东潜伏在渔乡的死士在很久以前就潜入了渔乡,以流民的身份加入渔乡,平日里或是贩鱼或是在渔场养鱼,有的在牧场放牧,平日里甚至看不出什么关联,也因此,上次刘毅对渔乡进行清扫时,并未察觉到这些人的不妥。

  这次吕蒙既准备攻打渔乡,为保完全,已经通过特殊的方式通知这些人,一旦开战,莫要乱动,一旦收到信号,不必理会城池,只需劫持刘毅家眷便可。

  四五十号人,若攻城池,恐怕第一时间便会被射杀,但若攻刘毅居所的话,那就未必了。

  领头的虽不算名将,却是昔日周瑜手下一名勇将,名为虞奔,武艺不俗,力大无穷,若单论武艺,不在蒋钦、徐盛这些江东大将之下,对周瑜也是忠心耿耿,周瑜死后,跟了吕蒙,被吕蒙派来做这件事情。

  虞奔率领着四十多号人马杀至竹园,却见竹园大门紧闭,冷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重锤便往那门上砸去。

  若是寻常木门,他这一锤下去,恐怕两三锤便能砸破,但这竹园木门可是刘毅督造,连续三锤下去,也只是让木门剧烈的震颤了几次。

  虞奔:“……”

  “将军,我来翻墙而入,为将军开门!”一名士卒眼见虞奔尴尬,连忙对着虞奔叫了一声,闪身而出,借着一个助跑,飞窜而上。

  “噗~”

  破空而至的箭簇,直接贯穿了他的脑门儿,刚刚跃上围墙尚未来得及闯入,便被守在阳台上的吕玲绮一箭贯穿了头颅。

  更令人吃惊的是那箭簇贯穿对方头颅,余势不止,又贯穿了一人的胸膛方才止住。

  虞奔看的心下一凛,厉声喝道:“来几个人,随我一同破门!”

  “喏!”众人闻言,连忙一同上前,疯狂的用肩膀往里撞。

  那木门虽然坚固,但刘毅府中家仆又非真正的战士,面对强人的进攻,只是在瑟瑟发抖,堆了些杂物在门口,却不敢真的上前硬挡,不到一刻,门栓便被撞断,一群人蜂拥而入。

  “咻咻咻~”

  接连三箭射来,刚刚闯入的将士尚来不及看清,便被三箭射杀。

  “杀~”

  虞奔侥幸没被对方箭簇锁定,一眼便看到阳台上傲然而立,挺着大肚子的吕玲绮,手中长弓的弓弦还在震颤,虎吼一声,便带着人要杀上去。

  “嘭~”三名冲出的江东将士脚下一绊,齐齐摔倒在地上。

  却见一只狗咬着一根绳索,另一端,一只猴儿拉着另一端,奋力将绳索绷直。

  被绊倒的江东将士见那狗正以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有些羞怒,拎起剑便要砍杀,却见那狗王后一跳,江东将士爬起来便要往前,只是刚踏出一步,便惨叫着抱着脚跳起来,众人看去时,却见他的脚已经被一根木钉贯穿,鲜血直流。

  “该死的猴子!”几名江东将士正有些懵,突然一名将士感觉裤裆一凉,低头看去,却是自己的裤腰带不知何时被那该死的猴子给拉走了,就这么光着腚立在风中,清风吹过,悟空拎着裤袋爬上一棵竹子,低头瞥了对方的两腿一眼,突然咧嘴一笑,似在嘲讽一般。

  “噗噗噗~”

  又是接连三箭射来,恼羞成怒的江东将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却是被吕玲绮射来的箭簇直接射杀。

  “吱吱吱~”悟空扔了裤带,从竹子上将自己的短棍取下,跳到回廊的栏杆上,在虞奔等人愕然的目光中,舞了个棍花,并伸出一根手指,挑衅的对着一群杀进来的江东将士勾了勾手指。

  “该死,给我杀!”虞奔有些愤怒,刚刚冲进院子,正主还没动手呢,就被一只猴儿跟一只狗给戏耍了一通,但此刻哪有功夫去理会这些,一指竹楼的方向,厉声喝道。

  现在可不是跟这些畜生置气的时候,先擒了那吕玲绮才是正事。

  说话间,吕玲绮接连开弓,却是已经射杀了十一人,一个箭囊已然见底,小环连忙帮吕玲绮将另外一囊箭奉上。

  “江东鼠辈,正面战场无法胜出,只会使这等肮脏手段么?”吕玲绮一把抓来三枚箭簇,冷目如电,傲然看着那从门口涌入的江东将士。

  日光下,那银龙甲折射出冰冷的寒光,此刻的吕玲绮,犹如一尊战神一般,有股淡淡的威压让一众江东将士心底发沉。

  “不过是个女子,何惧之有!众将士,随我杀!”虞奔冷哼一声,拎着自己的重锤,直往竹楼冲去。

  “悟空!”眼看着对方人马尽数涌进来,吕玲绮却不惊慌,冷哼一声道。

  “吱~”悟空叫唤一声似是应答,随后飞窜到回廊之间的凉亭处,一把拉开那石桌下的俺们,一根拉杆出现在众人眼前。

  “吱吱~”一把抓住拉杆,悟空回头,对着蜂拥而来的江东兵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猛然将拉杆往下一拉。

  “嘎吱~”

  石桌前竹木搭成的地板上,一排竹板突然崩起,一枚枚削尖的竹子正对准了蜂拥而来的虞奔等人。

  “不好!”虞奔见状,连忙跳起,飞跃向一旁的庭院,只是跟他一同冲进来的江东将士却没这般幸运。

  “呼~”

  那些竹箭几乎是在竹板抬起的瞬间便破空而出,儿臂粗,六尺长的竹箭瞬间破空而出,没入人群之中,那些来不及躲闪的江东将士顷刻间便被串成一片,一些没有立刻死去的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只是这一排竹箭,便夺走了至少二十人的性命,原本来势汹汹的江东军,只是这一会儿便被清空了一大片,然而这些只是开始。

  “嘎吱~”

  沉闷的木头摩擦声,此刻听在江东将士耳中,却犹如死神的召唤,至少有十几架弩机,从回廊的顶部、院门的上方探出,一枚枚冰冷的弩箭几乎在瞬间射出,虞奔怔怔的看着他带来的那些将士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破空而至的弩箭射杀,这期间,吕玲绮的箭簇也从未停过。

  四十多号人,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死伤殆尽,而且才刚刚进门……

  “退~”虞奔嘴角颤抖了一下,突然蹦起来,转身就往外跑。

  这还只是门口,天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冲到竹楼里去。

  “诸位既然来了,便莫要再走了!”吕玲绮收起了弓箭,胳膊有些酸,而且长时间站立,也让她腰身有些吃受不住,但语气却依旧冰冷。

  旺财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位置,挡住了去路,一双眼睛里,带着一股淡淡的睥睨之色。

  不知为何,对着这双狗眼,心中竟生出一股难言的胆怯,虞奔看的心中暗骂,这是一只狗该有的眼神吗?

  “死狗,滚开!”虞奔挥动着锤子,对着旺财一锤子便砸下去,却被旺财轻巧的躲开。

  “嗷呜~”

  旺财两只后爪蹬在虞奔的脑门儿上,同时仰天大吼。

  十几只狗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对着狼狈逃奔而来的江东军扑上去便是一阵撕咬。

  虞奔拎着锤子狠狠地将一条狗的脑袋给砸碎,却被另外一只狗咬住了脚踝,疼的连忙坐下来,同时把锤子一扔,直接连同这只狗外带另外两只狗一起砸死。

  “汪~”又是两只狗凶狠的扑上来,将虞奔扑倒在地。虞奔力大,直接将两只狗甩开,猛地站起来,想要往前冲,脚下一绊,自己的裤子不知何时落下来了,一个收拾不住,嘭的一声扑倒在地。

  悟空扛着棍子踩着虞奔的背跳上来,虞奔双手往地上一撑,再度站起来,却被旺财看准机会扑上来狠狠一撞,再次坐倒。

  两只狗趁机冲上来,咬住他的双臂。

  “啊~”

  虞奔惨叫着将两条狗甩开,胳膊上却是被撕了一大片肉,一时间,双臂难以再使上力气,奋力想要站起来,却见旺财踏在他胸口,以他神力,竟是一时间站不起来。

  这狗的分量,远超寻常狗儿。

  虞奔试了几次,都没能起来,反而又被狗扑上来咬住自己的手臂。

  “死狗,滚开!”虞奔愤怒的挣扎着,但旺财的力气却是大的出奇,任他如何用力,就是挣不开。

  “吱吱~”悟空扛着棍子来到虞奔身侧,将他的头盔给摘了,比划了一下,然后在虞翻惊怒的目光中,一棍子打在他头上。

  “畜生,安敢打我!?”虞奔瞪着一双眼睛,对着悟空破口骂道。

  悟空被吓了一跳,往后一窜,好奇的打量了虞奔一眼,然后上前,又是一棍子落下,力气不大,但却带着一股巧劲儿,打在脸上,生疼。

  “畜生,今日定要生撕了你!”虞奔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竟是有了更多的力量,眼看着便要站起来。

  “汪~”旺财闷哼一声,踏前一步,重新将他按在地上。

  “吱吱~”悟空见虞奔不能再动,顿时胆子大了不少,拎着棍子接连不断的往虞奔脸上打,虽然不足以致命,但不一会儿的功夫,虞奔脸上便肿了起来。

  “该死的孽畜!”虞奔感觉眼皮子越来越重,身上的力气也渐渐消失,自知是活不成了,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跟随大都督南征北战,未曾死在敌人手中,最终却死在一群畜生手里。

  气急攻心,再加上身上伤口本就已经严重,一口气没喘上来,竟是瞪着眼睛直接断气了。

  “吱吱~”悟空又打了几棍子,见对方没了反应,疑惑的拿棍子在虞奔脸上戳了戳,茫然的挠了挠头。

  旺财低头嗅了嗅,不屑的撇了撇嘴,对着悟空叫了一声,从虞奔身上跳下来,对着吕玲绮的方向发出一声长鸣。

  “命人收拾庭院。”吕玲绮收起了长弓,对着身旁的小环道。

  “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