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鸡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屠城啊~

  新野这边其实在接到侯音的书信之后,刘备就立刻下令出兵,准备配合侯音里应外合,大破曹军。

  随着张飞的到来,双方的兵力差距已经不是太明显,至少装备优势已经足够弥补兵力的差距,刘备现在,已经在寻思着跟曹操决战,侯音的信,让刘备找到了机会,并迅速作出行动。

  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曹操的反应却更为果决,当刘备率领大军行至育阳之时,前方已经传来宛城被曹仁攻破并屠城的事情。

  这曹仁还真够狠!

  坐在刘备的中军大帐之中,刘毅看着前方传来的消息,心中多少有些不适,毕竟屠城这种事情,哪怕是这些年已经见惯了人间惨事,心态上对厮杀已经开始不再那样排斥,甚至很多时候,刘毅会亲自下达杀人的命令,慈不掌兵,虽然他作为三军统帅的时候,很多时候是不管事的,但重大的决策却绕不过他,心中那份前世保存的善念底线,也在一点点的不断被突破,到现在,对于战场上的生死,沿途看到的百姓疾苦,刘毅会想该如何去将损失降到最低,如何去让百姓能够过好,有个盼头,但他已经不会再生出那种怜悯之心。

  无关善恶,只是有时候,你的怜悯对于那些人来说,远不如给对方一个面饼来的实在,写上一千首一万首诗对于这些连饭都吃不饱的人来说,远不如一顿饱饭实惠,不是没了善良和怜悯,只是他把这种东西换做更实用的方式展现出来。

  但屠城的事情还是让他有些膈应,但也仅此而已。

  “虽说有些冷血,但宛城被屠,于我军而言,却是有利无害!”沉默片刻后,刘毅最先发言,看了看刘备,又看了看庞统、法正等人,淡淡的道:“这种时候行屠城之事,只会让南阳百姓更加抗拒曹操,可多派人去宣传,号召南阳各县百姓自立,将曹军孤立起来,我军要得南阳,便容易了许多。”

  刘备闻言,默默地点点头,情绪不是很高,这并不是能装出来的,他向来以仁义为本,不管当初是不是真的是这么想的,但到如今,行了这么多年的仁义,这个道德底线已经在他骨子里生根发芽了。

  庞统见刘备不说话,接过话道:“可命张任所部出平氏,舞阴以南,比羊、牛渚等县城如今可以攻取,此外关平所部讲郦县以东夺取。”

  这些城池之前不拿,那是因为人心并不是完全向着刘备这边,也有忠于曹操,或是忠于朝廷的人,而且数量不少,就算得了,也得派遣大量兵马去镇守,反而分散了刘备的兵力,容易被各个击破。

  但现在,应该没有这个问题了,可以让原本的人马助手,只是改换旗帜,不再为曹操提供支援,这个支援可不只是粮草辎重,还有人口兵力上的资源,情报上的共享,把这些地方收回,就等于摘了曹操在这些地方的耳目,让他成了瞎子和聋子,刘备就算通过这些地方有什么军事行动,曹操也很难及时得到情报作出反应。

  就像这次宛城之事,如果能够提前看出端倪的话,刘备可以提前做出准备,而不是得到消息之后再动手,这中间的差距很大。

  刘备默默地点点头,强笑道:“便依伯渊与士元之计!伯渊,南阳重建之事,你且筹备一番,此战之后,南阳为征北将军府所辖,由云长接掌!”

  刘备这是下定决心要在这里跟曹操死磕了,因为宛城也好,事业也罢,又或是那所谓的大义,但这一次,刘备显然已经在心中生出了要跟曹操争个长短的决心。

  “喏!”刘毅跟庞统站起身来,躬身领命,眼下的南阳也的确被双方打烂了,不只是宛城。

  客观上来讲,如今曹操继续留在南阳除了耗损兵力之外,继续占着南阳已经没有多大意义,民心已经出现了强烈的抵触情绪,若是刘备没有打进来,那还有时间慢慢安抚民心,用时间和一些惠民政策来让大家淡忘这一切。

  但现在,刘备显然不会给曹操这个机会,眼下曹操更多的,恐怕只是不希望刘备得了南阳。

  毕竟这一次曹操可不只是丢了南阳这般简单,淮南一失,以后刘备和孙权合作的可能就更多了,再想打破孙刘联盟就不容易了,除非他主动退避,让出更多的地盘让孙权或是刘备壮大,形成新的平衡,让刘备和孙权因利益而互相攻伐。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三分天下,无论是哪一家想要最终一统,最终都不可避免的要面临同时面对另外两家的问题,所以曹操注定不会退让,而且会竭力去打破这份平衡,也是因此,南阳在未来的三家争雄的过程中,对刘备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不过这次跟往日不同,这次刘毅要做的并非只是重建一座城池,而是整个南阳的防御工事,要恢复民生,同时还要有足够的抵御曹军的能力。

  “此番南阳之事颇有难度。”庞统与刘毅领命而出,各自前去准备时,庞统不由笑道:“伯渊可有腹案?”

  “南阳地形我不是太熟悉,得先看看此处地貌,何处适合防守,做出沙盘来,然后再进行设计!”刘毅摇了摇头,其实按照现有的地图来说,南阳的防御体系听着难做,但实际上,南阳属于盆地,只要找到关键点建设关卡、军营、烽火台就可以了,但具体如何做,他得先把南阳这边的山势给走一遍,这个很耗时间,但需要建的建筑应该不会太多,所以接下来的战争,刘毅就不参与了。

  “下一步,若我军再有行动,该是以关中、洛阳为主,伯渊可多做考虑。”庞统点了点头,看着刘毅笑道。

  出了南阳往东,那是大片的平原地带,刘备目前并没有太多骑兵,真要打过去,肯定无法与曹操争雄,攻略关中、西凉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什么时候动兵就不好说了。

  “了解!”刘毅拍了拍庞统的肩膀,与庞统分开,他需要让人开始往这边运送各种材料,主要是水泥,同时也得跟刘备申请一支人马来保护自己,虽然曹操不可能专门派人跑去山里,但小心无大错。

  ……

  宛城,空荡荡的城池里,那些尸体已经被送往城外焚烧或是掩埋,这些年来刘毅对这天下做出的改变可不只是三大势力格局与历史出现不同,更重要的是,刘毅通过自己的不断强调,一些常识性观念已经开始向荆蜀之外的地方蔓延。

  比如说,瘟疫多起于污秽之地、尸体堆积过多的地方,所以对于尸体的清理工作,如今已经不只是刘备一家在执行,曹军对于这一点也很注意。

  但宛城这边死的人太多了,可以说自刘备跟曹操开战以来,双方战死的将士,都不及这次宛城屠城所杀人数的一个零头,城中将士已经开始出现瘟疫的现象,曹操不得不将治所从宛城迁出来,并招募医匠来治疗。

  时至正午,炎热的天气让空气中那股腐肉的臭味越发严重起来,有随行侍从给曹操送来了鸡汤。

  “魏王,刘备大军已经过了棘阳,更有两路偏师将四周县城占据,如今南阳境内,各城望风而降。”杨修将最近的情报送到曹操的桌案智商,躬身道:“眼下人心背离,这南阳……”

  曹操抬了抬眼皮,看向杨修:“德祖,还有其他事否?”

  “未有!”杨修摇了摇头。

  “且下去休息吧。”曹操端起碗来,开始赶人,最近越发觉得杨修有些烦人了,这些问题,他难道不知道?还要私下里来说?是显示他杨修才智过人吗?程昱为何不说?因为程昱很清楚,曹操比谁都清楚现在的局势,再说也只是空惹曹操烦心,这就是老人的好处,知道冷暖,不像年轻人一样有着强烈的表现欲望。

  “主公,各应将领遣人来询问今日的口令。”许褚进来,对着曹操躬身道。

  为了避免对手细作混进来,曹操每日都会更换口令。

  “口令……”曹操看着鸡汤,突然笑了笑:“鸡肋。”

  “喏!”许褚答应一声,躬身告退。

  还未走出营帐的杨修若有所思,见曹操看过来,连忙躬身告退。

  离开曹操大帐,杨修便立刻回到自己营帐之中,开始收拾行装。

  “德祖,你这是作何?”寻营的曹仁正看到杨修收拾行装,疑惑的问道。

  “主公已有退兵之意,我早做些准备。”杨修微笑道。

  “何以见得?”曹仁不解道。

  “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杨修微笑道。

  对于杨修揣摩人心思的本事,曹仁是比较佩服的,闻言觉得也有道理,现在这南阳都快被打烂了,的确没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再加上如今瘟疫横行,曹仁叹了口气,不再多问,回去收拾自己的行装了。

  第二天一早,曹操脸色铁青的发现整个曹军多数人都在收拾行装,这正式命令还没下呢,众人便准备回了?

  问清楚缘由之后,曹操大怒,下令以动摇军心之罪处斩杨修!这货留着,也是个拖后腿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