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待我有罪时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刘备驾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待我有罪时] https://www.hijoinu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在此之前,刘毅去了一趟诸葛亮那里,跟诸葛亮商量了一些事宜。

  虽然有些不敬,但该说的还是要说的,如果刘备死了,大汉肯定会有动荡,曹魏乃至东吴都会有动作,该做的准备必须要有,对方可能会采取什么手段,这边该如何应对,都是他们这帮站在最顶端的人必须考虑清楚的事情。

  秘不发丧不可能,眼下的局势也没到那地步,况且新帝登基,那也是要昭告天下的,趁着如今刘备还在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准备,刘备若能好过来,那自然是最好的,但对外或许可以报喜不报忧,但他们这些决策者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

  已经快到子时,房间里的灯却还亮着,家丁帮刘毅开门后,就想回去禀报,却被刘毅拦住,这么晚了,也别打扰妻儿休息。

  只是当刘毅轻手轻脚的进屋时,却看到吕玲绮坐在正厅里,单手支着下巴打瞌睡,桌上的饭食还被盖着,心中生出一股暖意,默默地上前,把妻子抱起,想要送回里屋去休息,坐着睡对身体不好。

  “夫君回来了?”吕玲绮是武者,也颇为机警,刘毅碰到她的时候,已经醒来,看着刘毅摇了摇头,示意刘毅将她放下。

  “嗯,朝中出了些事情。”刘毅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出这档子事,是谁都没想到的,只是他不想将这份烦心事带回家里,让妻子也跟着操心。

  “天子之事,明儿已与我说了。”吕玲绮一边帮刘毅将饭菜上的盖子揭开:“夫君劳碌一天,先吃些东西。”

  “夫人也没吃吧,同吃。”刘毅点点头,他确实饿了。

  “他若死,夫君会很难受?”吕玲绮默默地坐在刘毅对面,突然开口询问道。

  “多年君臣,陛下待我也不薄,要说完全无感觉,夫人信么?”刘毅知道,虽然当年刘备为请自己出山,又是亲自祭奠吕布,又是为吕布立庙,甚至在墨城还有专门的雕像让吕布能受万家香火,自家夫人为自己前途,当初也忍下来了,但内心里,终究是有心结的。

  “但最重要的是,若陛下驾崩,会有很多麻烦,如今正在做的许多事情,都得停滞,这天下,是刘家的,但却也是我等一手打下来的,我自然想看着它能走的更远,更强,陛下若死,新君未必会如陛下那般全力支持与我。”说到最后,刘毅也不禁叹了口气,很多事情,是不受人意控制的,靠在椅背上,刘毅有些疲惫的道:“这天下,能如此支持我的,除了陛下,再难有第二人,当年曹操不会,孙权不会,新君……也未必会。”

  虽然刘备有过嘱托,但一朝天子一朝臣,刘禅不可能完全遵循刘备的意志,刘备可以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但刘禅成长起来以后,自己这些老臣肯定得给新人让路,自然也不可能如现在刘备这样信任自己。

  其实按理来说,自己一个匠人,在这个时代,能够混到三公的高度,已经不错了,但人就是这样,一无所有的时候,你会无欲无求,能混个温饱就很满足了,但当地位越来越高,想要的也就越来越多,刘毅现在对权利什么的兴趣依旧不大,但他想改变这个世界,一手推动着世界提前进入工业时代,蒸汽机如今已经能够运用在一些小地方,西凉那边发现不少露天煤矿资源,条件也日趋成熟,木轨终究是个半成品,如果刘备不死,以铁轨来替代木轨有生之年是可能完成的,哪怕建不了多少,但能够有三五条这样的铁轨,时代向工业时代变迁会更快。

  但刘备一死,很可能会被断掉,若是自己有生之年无法完成这个蜕变,自己还有自己这批弟子一死,没了系统加持,能让大量工人在短时间内获得相关技能,想要过度到新的时代,可能得花数百乃至上千年,甚至封建制度的形势,帝王一言可定天下事的时代,自己这半生苦心经营的东西会出现倒退。

  未来会如何,如今一下子就变得迷茫起来,这不只是刘毅的感觉,包括诸葛亮、庞统都有类似的感受,这并不仅仅是忠诚问题,还有对未来的迷茫。

  吕玲绮来到刘毅身后,伸手将刘毅揽进怀里,幽幽一叹:“若是如此,不如你我夫妻便归隐田园,不理这世间纷扰。”

  “哪有那般容易?”刘毅静静地享受着妻子的怀抱,叹息一声,隐退可以,但退隐山林不行,天下因为有他,所以工能兴盛,但这是如今建立在自己带给另外两国压力的前提下,自己若走,当从差距渐渐被弥补之后,又会重新形成新的平衡,工匠的地位也会随之被打压,至少眼下,这个局面还很脆弱,自己不能退。

  人生在世,既入世,再想出世可就难了,当真是……可叹江湖几人回啊!

  “夫人不必担心,一切有我。”感受到妻子的担忧,刘毅拍了拍她的手,笑道。

  “嗯,夫君自是最厉害的。”吕玲绮笑道。

  “吃饭。”刘毅笑了笑,拍着夫人的手臂笑道。

  吕玲绮点点头,没有跟刘毅提起儿子的事情,该了解的,小环那里已经了解了,这个时候,她不想再让自己的夫君回到家里还有操不完的心。

  这一夜,刘毅睡得很香,这两个多月来他一直在各处奔波,休息也只是将就着,有时候直接在车里睡觉,外面再好,终究不如家里舒心,至于何处为家?有家人在的地方,那自然便是家了。

  次日醒来,刘毅对付着吃了几口饭,便出门去宫中,很多事情必须处理好,现在他和诸葛亮、庞统都是在做最坏的打算。

  刘备在休息了一夜之后,次日醒来时,精神好了许多,召集群臣议事时,似乎已经完全好了,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信号,但刘备召集群臣,却是在议刘禅继位之事,当众公布了五位辅政大臣的名单,也算是定下了刘禅继位之后一段不稳定时间内,朝廷真正掌权人就是这五位。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刘备的病情时好时坏,精神状态也是不稳定,有时清醒,有时迷糊,清醒的时候,总是喜欢将一些老人叫来身边叙旧。

  偶尔还会叫简雍、孙乾的名字,这两位是最早追随刘备的谋士,跟着刘备大半辈子,基本上没享过几天福,等刘备进入蜀中,真正有了自己的事业之后,这两位却是先后离世。

  年关已近,刘备将刘毅一家还有诸葛亮、庞统、关羽、张飞、糜竺的家人都叫来,准备一起跨个年。

  毕竟这样的日子,也不多了。

  糜皇后带着吕玲绮、黄月英、夏侯氏等坐了一桌,刘备则带着刘毅等人坐在正桌之上,这些基本都是刘备身边的老人,也不拘束。

  “明日,诸位便随朕去看看长安城。”刘备喝了一杯酒,看着众人笑道:“照伯渊的说法,这长安城要建起,至少需得两年,只是朕看不到那一天了。”

  “陛下不可胡言,太医令所言,陛下最近有所好转,定能待到两都建成之日!”刘毅笑道。

  “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伯渊不必安慰朕,只是想最后看看这座都城!”刘备摇了摇头,看向南方的方向,幽幽道。

  刘毅所建城池,都有奇效,刘备已经体验过不止一次,他很期待长安这样的都城落成之后,又会是何等气象?

  关羽和张飞默默地坐在刘备身边,吃着手中的食物,不发一言,刘毅和诸葛亮等人叹了口气,点头道:“臣遵命。”

  “伯渊不必如此客套。”

  一场跨年酒宴,吃的却是相当牙医,不是滋味。

  次日一早,关羽已经准备好出行车帐、人马,一大早便带着刘备,往长安方向而去。

  长安的工地,如今地基已经建起,三十二架水车通过传送带和埋于地底的齿轮,不断将力量传入长安城,木质机械运转的声音并不好听,但此刻听在刘备耳中,却是分外的美妙。

  “此处便是如岳阳时的升降梯吧。”刘备指着已经盖到一半的城墙,中央已经用木材还有机关留下了空的通道,那是供升降梯使用的,新的长安城,紧邻渭水,就算真的有敌军来犯,从这边也只能走渭水而过。

  “还有自动传输弩箭的装置,臣准备在这城墙之上,安放三百六十架破军弩,可以连发上千枚弩箭。”刘毅点了点头道。

  “伯渊顾虑确实周全,不过若真有一日被人攻入此处,我大汉也将亡了!”刘备笑道。

  这长安,将是未来大汉的都城,要是真的被敌军兵临城下,那长安防御再强又有何用?

  “主要是为防胡患尔。”刘毅摇了摇头,这种不吉利的话,还是不说为妙。

  “大哥!?”刘备话未说完,突然听到身后关羽惊呼,回头看时,却见刘备已经倒在关羽怀中。

  “快,传太医令!”

  四周一下子乱做了一团,刘毅等人还算清醒,连忙喝令太医令过来,但并未起到什么作用。

  建兴二年,正月初一,刘备于长安之畔驾崩,享年……六十七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